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资政报告 >> 正文

关于推进文化兴村服务基层治理的思考——以芦山县大川镇为例

 【发布日期:2020-12-24】 【字号: 】 【关闭此页【点击数:

雅安市委党史研究室胡蓉


芦山县大川镇是距离成都市最近的原始森林区,森林覆盖率98%,森林面积达6万余公顷。该镇山川壮美,气候宜人,享有“特色气候小镇•清凉小镇”“七彩大川•康养胜地”之美誉;文化底蕴浓厚,拥有以芦山花灯为代表的民俗文化、以红军长征经过地为代表的红色文化、以戴维发现世界上第一张竹熊皮为代表的熊猫文化等多种文化;经济业态丰富,有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大川河景区,有距成都最近而海拔最高、积雪终年不化的大雪峰,有白茶、珍稀树木、中药材等特色农业产业,有集餐饮、娱乐、观光、休闲于一体的特色农家乐183家。近年来,大川镇依托当地丰富的文化资源,大力实施文化兴村,在服务基层治理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

一、做法及成效

(一)以文兴业强业,夯实基层经济基础,让群众腰包鼓起来

一是打造文旅品牌,培育文旅新业态。大川镇依托红色文化、熊猫文化,开展“重走长征路”“重走戴维路”等旅游活动。抓住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机遇,大力发展森林景观旅游,打造“森林康养基地”、星级“森林人家”文旅品牌。去年成功举办“四川芦山大川河T3河道越野赛”,赛事期间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800余万元,目前正逐步打造“北有阿拉善,南有大川河”的中国T3河道越野赛第一品牌,为文化旅游再增新名片。二是把文化注入生态农业,打造“一村一品”特色产业。培植壮大“茶、药、林”主导产业,截至去年已发展特色产业茶叶800亩、中药材1420亩,科学规划步游道、农业产业作业道,建成规模化的现代观光农业示范带,实现农旅、药旅、文旅多产业融合发展,加速生态资源向旅游经济转变。三是探索成立旅游联盟,加强文旅行业软管理。借助旅游联盟,完善旅游体验满意度评价制度,建立旅游综合协调机制和旅游市场联合执法监管机制,规范旅游经营服务行为,为建成川西生态康养旅游目的地打下一定基础。

(二)以文化人育人,提升德治教化能力,让乡风家风民风美起来

一是讲好大川故事,发出大川声音。大川镇已挖掘整理大川故事68个,创作诗歌作品6篇、赋4篇,通过新媒体平台发布推送。已在镇内20多个景点、部分农家乐聚集区打造40余篇故事展板,用历史文化点缀大川山水。二是以文化人,让德治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凝聚起团结互助的强大力量。面对年初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严峻形势,镇上35名群众义务加入防控巡逻队、4家缝纫作坊转产为乡亲免费制作口罩。三是建立村规民约,树立社会好风尚。杜绝农村赌博、婚丧嫁娶攀比等移风易俗乱象,自觉推进环境整治、垃圾分类、厕所革命,建设美丽宜居乡村。

(三)以文亲民惠民,丰富群众文化生活,让群众的幸福指数高起来

一是积极打造文化活动阵地。打造综合文化站,村村都有文化院坝、农家书屋,文化景观均设置了标识标牌,真正营造了让群众看得见、摸得着、感受得到的文化氛围。二是广泛开展文化惠民活动。以老年协会为依托,开设了书画、太极拳、广场舞、乒乓球、奇石根艺兴趣班等,平时由群众自发组织练习,春节、国庆、重阳等重要节假日则由镇上组织集中表演,群众参与度颇高。三是加大乡村文化传承。积极传承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芦山花灯,每逢节假日,镇老年协会组织各村文艺队开展芦山花灯比赛,传承酿酒文化、传承石磨豆腐豆花等传统技术,勾起对故土的深深眷恋之情,凝聚起乡村基层治理的内生动力。

(四)壮大文化队伍,强化基层人才支撑,让爱乡村的新乡贤多起来

一是盘活基层部门人才资源。整合县地方志编纂中心、县老促会大川联络站、镇关工委、镇老年协会等部门的人才力量,发挥其社会阅历丰富和对本土文化了解的优势,积极挖掘整理大川历史文化资源。二是积极发现新乡贤,广泛招贤纳士。以镇关工委为依托,大力发掘镇上的能人志士,积极充实新乡贤队伍,壮大基层文化人才队伍。三是充分发挥新乡贤的引领作用。号召新乡贤利用自身的威望和信誉凝聚乡邻,带动群众参与自治活动,以喜闻乐见的方式向群众宣传党和国家政策,通过参与公益活动、调解矛盾、化解纠纷,对群众予以道德培育和引导。

二、存在的问题

(一)发展思路不够开阔,“文化+产业”开发浅表化

大川镇虽拥有良好的资源和丰富的文化,但在发展与融合方面仍处于初级阶段,缺乏市场核心竞争力。文化利用比较粗浅,挖掘整理成果以基础文本居多,缺乏系统性和精雕细琢,在文化产品打造、文艺节目创作、文创产品开发等方面基本空白。文化与产业融合不够,与周边地区联动不足,“走出去”的步子不大,存在单打独斗、孤芳自赏、自娱自乐等现象。“文化+产业”开发处于表面化,对茶、中药材、林竹等特色产业,没有在深加工上大做文章,导致产业附加值不高;农家乐整体档次不高,全镇183家农家乐仅有1家四星级,缺乏有文化特色的精品民宿酒店,且不少经营户仍固守“等客上门”的传统经营模式。

(二)基层文化队伍力量薄弱,文化兴村工作力度不够

基层文化队伍力量不足。公共文化服务基础设施管理人员仅有1人,且因基层任务繁重,经常被抽调从事其他工作,以致对文化服务基础设施的管理不够到位,维护、更新不及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群众满意度。文化队伍缺少业务学习和培训,工作方法、业务水平难以适应新形势下文化岗位的工作需求。尽管有一批热爱地方文化、情系大川发展的新乡贤,但因缺乏有效组织和规范管理,工作干劲和工作成效大打折扣,没有真正成为基层文化队伍的中坚力量。新乡贤的来源比较单一,主要局限于本地,且年龄结构老化,接班人培养不到位,后继力量不足。

(三)工作经费难以保障,文化资源挖掘利用不足

文化工作经费保障不足。由于资金缺乏,大川红色遗址没有得到很好保护,面临风化损毁;仅靠无偿挖掘、征集出来的部分文化故事质量不高,史实不精准,教育功能不明显。缺乏稳定的资金投入渠道,资金投入未形成良性循环,大川文化资源的挖掘和打造经费、一些农家乐的户外包装及文化宣传展板等,基本靠政府“包办”,加大了财政压力。

三、对策和建议

(一)以参与成都都市圈重要功能协作基地建设为切入点,完善“文化+产业”发展模式

一是继续强化产业基础。充分发挥大川镇东与邛崃隔河相望、南与芦山县太平镇接壤、北同大邑县和崇州市等地相连、西与宝兴县毗邻等特殊区位优势,抢抓我市建设成都都市圈重要功能协作基地机遇,加快发展本地特色产业,对农产品进行深加工,打造叫得响的特色品牌,主动融入成都相关产业生态圈。二是提升农家乐档次。将文化建设引入农家乐提档升级中,引导农家乐根据各自条件打造亮点,达到“家家有区别、户户有风格”,增强吸引力。三是发挥“大川故事”整体化、最大化利用价值。加快打造第二期、第三期“大川故事”历史文化景观,立体化融入景区,积极承接成都都市圈休闲康养度假功能,为构建“成都工作、雅安生活”双城模式提供文化支撑。四是加强文创产品的研发。与市、县文旅集团合作,研发具有红色、熊猫、农耕、民族民俗等大川文化元素的文创产品,形成“吃、住、行、游、购、娱”旅游综合体,释放融合发展新活力。

(二)放大乡贤文化的感召力,强化新乡贤规范管理

一要重树新乡贤认定标准。不再局限于原有本镇的“五老”志愿者,根据构成角色可分为德高望重型、退休官员型、致富反哺型、文化能人型、道德模范型、高知善举型,根据地域也可分为在土乡贤、离土乡贤,拓宽认定范围,以便整合更多人才资源、优势资源。二要建立新乡贤荣誉关爱激励机制。依托关工委、老年协会成立乡贤馆,提高新乡贤的归属感,对全镇的新乡贤进行摸底登记,建立新乡贤资料信息库,对新乡贤颁发证书,对作出积极贡献的给予褒奖,提升他们的荣誉感,定期与新乡贤通报家乡发展大事,发挥新乡贤推动乡村基层治理的群体效应。三要选树一批先进典型。从生产能手、经营能人、能工巧匠等优秀人物中发现乡土人才,强化示范引领作用,开展“道德模范”“身边好人”“孝廉之星”等推荐评选活动,提升乡村文明程度。

(三)加强乡村文脉保护与传承,留住乡情乡愁的符号

一是合理保护乡村文脉。加强地方文化、地方文化符号的挖掘、整理、保护、利用,打造大川党史教育基地,对大川场战斗遗址、红军庙等红色遗址和历史悠久的千年白果树、桢楠树等林木资源加强保护,讲好其承载的历史文化故事。二是加强对非遗项目的传承保护和合理利用。按照抢救性保护、传承性保护和生产线保护的原则和方法,因地制宜开展芦山花灯、农村传统手工艺、生产技艺的“传帮带”活动,培养接班人。三是加强地方文化研究与利用。发掘和提炼地方文化基因,建设镇史馆、村史馆,唤醒地方文化记忆,增强地方文化认同感,提升地方文化自信,激发群众热爱家乡、建设家乡的热情和动力。

(四)补齐文化兴村的制度短板,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

一是健全文化服务惠民机制。构建联动体系,推进市、县、镇、村四级农村文化志愿服务日常化、具体化、制度化,深入开展“文化进万家”“坝坝电影”等活动,打通公共文化服务的“最后一公里”。通过政府采购、社会力量参与等多渠道,撬动社会资源和力量,丰富公共文化服务供给,满足不同层次的群众文化需求。二是建立资金扶持制度。加大对文化遗产保护经费的投入,建立文化资源保护专项基金和红色景点运营专项资金。引入市场竞争机制,按照“谁受益、谁出钱”的原则,由享受政府文化包装、项目设置、宣传营销等效益的农家乐,提供适量经费用于有偿征集文创作品。三是加强基层文化队伍培训辅导。积极为基层文化干事、文化站管理员等搭建“请进来”“走出去”的平台,定向培养基层专业文化人才,提升文化工作水平。四是建立公共文化服务基础设施定期维护制度。明确专人负责公共文化服务管理,定期开展巡查,及时建立、维护、更新乡村文化基础设施,保障乡村群众的文化权益。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