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胜概览 >> 正文

木槿水忆旧

 【发布日期:2022-04-08】 【字号: 】 【关闭此页【点击数:

(一)

蟠龙山是大相岭山脉的泥巴山与飞越岭间衍生出的另一支余脉。平均海拔约1500米,势接宜东、三交。蜿蜓起伏于木槿水、流沙河间,西北一东南走向。山体浑厚,少石多土,山脊平缓无峰,山上多松木,山形似条巨龙,宽约3-5里许,长约60华里,至大田乡胜利村一组处,奇峰兀立,状若龙首,昂然向东,卧饮汉川水,称作蟠龙山。山下明代建有蝠龙寺,寺前环列九个圆土包,似龙首上的饰珠,俗名“九块包”。距蟻龙庙东南直线距离约千米的流沙河左岸河滩,有一圆形巨石,形如“元宝”,高约丈许,四围约50余米,当地人称作“龙抢宝”。蟠龙山因地处九襄西边,又呼作西边山,山上清代同治年间建有文笔古塔,山名也叫塔子山。山体两侧分布有三交、宜东、大堰、富庄、大田、清溪、西溪、建黎、双溪、九襄十个乡镇。

蟠龙山东西两侧是木槿水和流沙河。

岭西,是汉源人的母亲河——流沙河,发源于飞越岭南麓的马鞍山,古称“汉川水”“汉水”,县名因取“汉川水之源”叫“汉源”。上游纳黄家沟、旭河,木槿水是它最大的支流。

岭东,木槿水。发源于泥巴山南麓的洗脚沟。洗脚沟汇山上涓涓细流,由西北流往东南,纳磨子沟、狮子沟、青林沟、私茶沟,一路向南。至白鸡关处,河面开阔,水流稍显平缓,夹岸遍生木槿、桤树、白杨。每至春夏,木槿花盛开,或紫或红或粉,故名——木槿水。木槿水全长仅20公里,从源头至大滩口与流沙河汇合处落差达1212米,河床巨石密布,陡峭狭窄,形成不少十数平方米的深潭。秋冬时节,河水清微晶堂,深源星布,角虾盈滩,银浪涟涟。

在木槿水下游,蟠龙山下,木槿水大桥西,是小地名“山嘴上(今大田乡新堰7组)。

这可是个人杰地灵的宝地!

“山嘴上”,后倚蟠龙山,前临木槿水、流沙河。跨河往东是物产丰饶的九襄坝子;往北,过清溪,越相岭,可达成渝;往西,由九襄通往康定的茶马古道从这里横穿而过。古时,从九襄运往康定的茶叶、腊肉、清油、面、黄烟,就要源源不断地经过这里。古语有‘填不满的打箭炉,盘不完的汉源街”。“山嘴上”有“四达通衢”的交通优势。


(二)

木槿水是一条让人爱恨交加的河。每值春夏之交,山水暴涨,浊浪滔天,吼声若雷。“奔流澎湃,势极汹涌”。千百年来不知冲毁多少良田民居,吞噬几多生命!

古时,最苦,莫过于两岸交通。枯水期,搭个“石步子”,可往:若遇大水,商旅、官兵、士人,无不“望河兴叹"!“或一二日,或三五日不得行”!

“塔子山下大田坝,流沙河畔好人家”的大田乡境,居住有何、钱、李、白、张五姓民众。讲读传家,崇礼尚德,乐善好施,热心公益。居住“山嘴上”的饱学之士何浩然先生,德隆望重,乃“邑中茂才”,其家素以忠厚闻乡里,他曾担任“崇文书院”(今汉源一中前生)的“斋领”一职。木槿水两岸之交通状况,令先生“悯焉”,翻译成现代语,就是“急百姓之所急,苦百姓之所苦”,先生召集何、钱、李、白、张五姓族人,商议修桥解决两岸交通事宜,五姓族人纷纷捐资。选址,设计,备料,聘请匠人,择日开工。几个月后,木槿水上赫然出现浮梁一座。浮梁者,木桥也!过往商旅行人莫不欢欣鼓舞,称何、钱、李、白、张为“五姓善人”。为纪念“五姓”之善举,取桥名为五家桥!五姓人又担忧木桥易朽坏,或不免被水冲走,于嘉庆十五年(1810年)再次捐黄谷4.55石,约1400斤,由五姓人作两班轮管生息,用于五家桥的维修管护。至清道光二十一年,以结余之息,买水田0.1亩,收谷8.5石,2600斤。所获之利,除了桥上管护支出外,还用于乡境内修培道路。

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崇文书院山长,成都举人刘肯堂,被五姓人之善举所感动,为“五家桥”作记,该记于咸丰十一年(1861年)刻石碑立于桥头。石碑上除了刻有刘肯堂校长所作之记外,雅安举人张肇棠题有一联:

支木成梁三五夜,载浮明月;

划流跨水万千家,宛渡红桥。


(三)

时光静静流逝100多年。

20世纪50年代初,县道九宜路修通了。

五家桥完成了它160多年的历史使命。再后来,在“文革”期间,桥头的建桥碑记也被红卫兵给“破四旧”了!

九宜路修通后,九襄到宜东过木槿水时,先下坡,到河谷,过便桥,上坡,绕行约1500米。春秋季节,车辆行人直接过河,每到洪水季节,亦只能“望河兴叹”!民众苦不堪言,大田与九襄的经济社会发展差距甚大。

于是在木槿水两岸架设一座大桥,成了大田、宜东近10万群众的期盼。

20世纪90年代初期,木槿水大桥的修建列入县上的议事日程。1996年,由雅安地区交通局设计、汉源桥梁建设公司承建的木槿水大桥动工了。1997年7月,一座空腹式砼预制块板拱桥建成。大桥8墩7孔,宽12米,全长239.4米,造价274万元。这是一座在当年县财政收人仅1000余万元,称作“喝稀饭财政”的背景下,县上斥巨资修建的大桥。事后,有人埋怨说钱花多了,浪费,那河心头修个几十米的桥不也是一样通行吗!当时主管交通的副县长黄万钩在一个会上讲过一段话,大意是:木槿水几十年没修大桥,行人车辆也在过。修建这座桥,解决的不仅仅是九宜路的交通问题,今后,大田、九襄就连为一体了,就共同发展了,前域、后域、宜东地区的经济社会也将发生根本的变化!

二十年过去了,如今,漫步在“槿上梨花”“鹤舞田园”“百里花果长廊”,看见老百姓的一幢幢新颖美观的小别墅,木槿水近两百多年的交通变迁历史莫不令人感慨万千,无限遐思——当年的领导们太有远见了!      


作者:郭朝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