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胜概览 >> 正文

雨城历史文化故事—陈家山石牌坊(三)

 【发布日期:2022-11-09】 【字号: 】 【关闭此页【点击数:

隐含在盛大家族背后的文化渊源

中国人崇尚和合圆满,传统观念也讲究多子多福,养儿防老。因此一个和乐的大家庭,总是令人神往与羡慕的。而刻于坊上的“治家宝典”已很清晰地让我们看到维持陈氏家族的思想根源:一是由血清关系和家族传统形成的浓郁而强烈的家族意识,深植于陈氏族人的灵魂世界;二是以严格的道德教化,将“勤俭、守正、和气、忠孝、知礼、去私”等儒家思想铸入陈氏族人的内心世界。以强健其精神体格,形成独特的家族传统和文化;三是当家人的“嘉德懿行”和卓尔不殊的领导能力成为陈氏族人仰慕和遵崇的核心凝聚力。

《家训》有云:“忍”与“公”乃是治家之良方,“忍则无嫌心,公则无私意”。即克己奉公,以维护家族的共同利益,不仅是陈氏族人的行为准则,作为家族领袖自当身体力行,率先垂范。“生既不异居死当同穴 祖已择利地孙只和人”写出了陈氏家族的共同纲领。“和”成为其所追求的家族形态的至高境界。也只有这样的家族形态,才能实现其家族利益的最大化,进而实现家族的整体壮大和发展。

追本溯源,人类其实很早就出现了宗族性质的社会。在生产力极其低下的上古时期,面对恶劣的生存环境,个体的力量微不足道,只有群体的力量才能换来生存的希望。而这样的群体需要一个个较为稳定的社会单元。以血清关系为纽带形成的宗族无疑具有先天的稳定结构,而这样的稳定性使得宗族成为最能获得共同利益的集团结构。

西周时期宗法制已臻于极致。秦时分封制被废除,法家思想占据正统地位。《韩非子》卷十九《五蠹》有云:君之直臣,父之暴子,父之孝子,君之背臣。认为“公”、“私”二者纯然相悖,其势如水火不容。故此有商鞅之强制分家析产的“分异令”:民有二男以上不分异者,倍其赋《史记.商君列传》。“分异令”的实施,为秦帝国增加了大量的人口和税源。

汉武帝时,董仲舒的儒学融入了春秋的道、法思想,系统地提出了“天人合一”、“大一统”、“三纲五常”学说,儒家思想得以发展。因此有“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之举。儒家也由此获得了两千多年的正统思想。儒家以“齐家”为“修身”成功的体现,大力倡导家庭和睦,强调家长统治,维护家庭秩序,彻底反对“分异”之举。《礼记》诸篇均表达了反对“分异”的立场。如《曲礼》云:若父母健在,则儿女不敢有私财。随着儒学正统地位的不断巩固,打击“分家”的力度也愈发加强。“别籍异财”被纳入刑法的罪名。唐法规定:子孙如果另立户口,私存资财,要判处律刑三年。汉以降,统治阶级为了维护封建统治,对恪守封建礼教,维护宗法制度的宗法家庭则予以褒扬。《后汉书.蔡邕传》载:(蔡邕)与叔父从弟同居,三世不分财,乡党高义;《新唐书.孝友传序》:北齐恽州寿张人,张艺,后世称公艺。九世同居。北齐东安王永乐、隋大使梁子恭躬慰抚,表其门。贞观中,特敕吏加旌表。麟德中,高宗亲幸其宅,问其义由,但书百余“忍”字,高宗为之流涕,赐以缣帛。

民间盛传,张家曾养犬百只,与家人鸣鼓而同食一样,众犬倘若缺一只,余皆不食,一时传为美谈。

其后历代王朝政府均把这个例子作为“累世同居”的典型来宣传,清代《圣谕广训》也表扬“昔张公艺九世同居,江州陈氏七百口共食”——陈志刚

此张公艺者,正是陈氏先祖所效仿的治家典范。张、陈家族都是中国历史上宗法制度的切实维护者与践行者。其治家的良方是“忍”与“公”,而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就是“和”。这三个字绵延了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生生不息,也实实在在成为了中国人的精神特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