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名胜概览 >> 正文

新中国的一号重点工程——康藏公路:从雅安到拉萨

 【发布日期:2021-02-20】 【字号: 】 【关闭此页【点击数:

1950年,11万筑路大军从雅安一路向西,劈悬崖、征险川。4年后,筑起了一条全长2200多公里的“天路”——康藏公路,将雪域高原与祖国内地紧紧相连。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从康藏公路到川藏公路,虽然名字变了,但用热血铸就的“川藏线精神”仍在代代相传。

去年底,我市召开市委四届九次全会,在市委四届八次全会围绕积极投入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提出的“四地一枢纽”基础上,新增川藏物资贸易集散地,形成“五地一枢纽”,将通过布局建设川藏铁路物资保供、进出康藏物资贸易等集散地,打造协同发展的重要基地。

这“一地”,将雅安与西藏紧密联系在了一起。

2月18日,市委书记李酌在春节假期后上班第一天指出,要抢抓川藏铁路建设等重大战略机遇,发挥好雅安桥头堡的优势,大力发展现代商贸物流,全力以赴促开放、扩内需、强产业,更好推动我市服务业高质量发展。

《康藏、青藏公路》特种邮票3-3

一条公路:在金鸡关破土动工

1950年3月29日,为了早日和平解放西藏,毛主席指派西南军区十八军组成进藏先遣队,在没有公路、无法行车的情况下,战士们只能靠双腿翻山越岭,途经雅安,从四川乐山出发,直到半年之后的9月9日才抵达拉萨。

其实,早在部队出发之前,毛主席就预见:解决西藏的交通问题是当务之急。1950年1月,在莫斯科访问的毛主席致电中共中央:“应当争取于今年五月中旬开始向西藏进军,修好汽车路或大车路。”

1950年4月,作为新中国的一号重点工程——康藏公路破土动工,起点在雅安金鸡关。

战士们放下了手中熟悉的枪,拿起了十字镐,投身到康藏公路的施工建设。4年多的时间里,11万筑路大军凭着钢铁般的意志,用铁锤、钢钎等落后工具,劈开悬崖、征服险川。

1954年12月25日,这条东起雅安,西至拉萨,全长2255公里的康藏公路全线通车。

当天,雅安、拉萨两地同时举行了盛大的公路通车典礼。

在雅安的通车仪式上,有2万多人参加,时任西康省人民政府主席廖志高剪彩。为庆祝通车,雅安主要街道临时搭建了十座宫殿式的朱红色彩牌,彩牌左右两侧写有庆祝口号:“庆祝康藏公路通车,巩固祖国统一”“加强社会主义建设,巩固民族团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通过长途电话录制了通车仪式。因为当时的通信状况不佳,通车实况的信号从雅安经成都、西安、太原,一站接一站多次呼叫转接,15分钟后才传送到北京。

康藏公路自东向西翻过二郎山、折多山、雀儿山等14座海拔3200米至5000米的大山,横跨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激流。工程的巨大和艰险,在世界公路修筑史上前所未有。这条被称为“天路”的公路,每一公里都有筑路的烈士长眠在路旁。

通车的消息传到中南海后,毛主席兴奋不已,用草书写下:庆祝康藏、青藏两公路通车,巩固各族人民的团结,建设祖国!

康藏公路通车,结束了西藏不通公路、没有汽车的历史,加深了西藏与内地的联系,加快了西藏经济社会的发展。

《康藏、青藏公路》特种邮票3-2

一组邮票:见证公路变迁

1956年3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一套公路建设特种邮票——《康藏、青藏公路》发行。

“这套邮票的编号是‘特14’,全套邮票3枚面值共0.20元。”1月26日,集邮爱好者陈贤贵向记者展示了他收藏的这三枚具有特殊意义的邮票。

其中,“特14”第一枚“3-1”邮票票面为淡蓝色,面值4分,发行800万枚。主体画面是一座挺拔冷峻的雪山,雪山上危岩陡立。山脚下,一列车队正沿着一条狭长的公路逶迤前行。公路一侧贴悬崖,一侧临深渊。在这枚邮票画面的右上方,有一幅简单的康藏、青藏公路路线图,上面标注康藏公路的起点为“雅安”。

“这是雅安第一次出现在邮票这种‘国家名片’上。”陈贤贵说。

《康藏、青藏公路》特种邮票的第二枚和第三枚的面值均为8分,发行均为1100万枚,分别是“3-2”康藏公路通过的大渡河钢索吊桥和“3-3”西藏拉萨人民庆祝康藏、青藏公路胜利通车的热烈场面。

在陈贤贵看来,邮票虽小,文化底蕴却深厚十足,它既能反映历史风潮的变换,也能呈现当下的流行审美。每一枚邮票,从选题、图案,到雕刻、落色,都极其慎重。

随着时代发展,康藏公路更名为川藏公路。

中国邮政1977年发行“普18工农业生产建设图案普通邮票”,该套邮票共14枚,集中体现了我国“四个现代化”的建设情况。其中,“14-10”公路选取了川藏公路,图案是具有代表意义的雪山、车队,面值0.3元。

1991年,在和平解放西藏40周年之际,中国邮政发行了一套“歌舞”“金桥”纪念邮票。其中,“金桥”以西藏的地理为特点,画面表现了西藏雪山高耸、连绵起伏的雪域风光,一条被藏族人民誉为“金桥”的公路蜿蜒于群山之中,这条路是西藏经济赖以发展的大动脉。

1994年11月,为解决行人、车辆出行难问题,曾经康藏公路的起点:金鸡关隧道建成;2001年12月,二郎山公路隧道开通,5分钟就能穿越川藏线上的第一高山。为纪念这些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雅安邮政部门先后发行了纪念邮票,图案分别为金鸡关隧道和二郎山隧道。

2019年,为纪念川藏公路建成通车65周年,中国邮政发行纪念邮票《纪念川藏青藏公路建成通车65周年》。纪念邮票1套2枚,邮票图案名称分别为:川藏公路、青藏公路,全套邮票面值为2元。

1954年,康藏公路通车仪式在雅安青鼻山下举行


《康藏、青藏公路》特种邮票3-1

一所高校:将川藏路写进校歌

1951年,建设康藏公路急需技术人才,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邓小平决定在重庆设立西南交通专科学校。1951年11月7日,西南交通专科学校正式成立,经历多次变革,1958年更名为四川省重庆公路工程学校。

1960年,成都工学院土木系、武汉水运学院水工系、四川冶金学院冶金系迁入四川省重庆公路工程学校,共同组建国家普通本科院校——重庆交通学院。

“巴山麓,渝水旁,启程川藏路;巴山麓,渝水旁,艰苦奋斗永不忘……甘为铺路石,明德行远做栋梁!甘为铺路石,兴我华夏铸辉煌!”2006年,重庆交通学院更名为“重庆交通大学”,将“川藏路”写进校歌,不仅说明了学校的办学渊源,也提醒学子们不忘艰苦奋斗的作风,实干兴邦。每每遇到重大节庆活动,歌声响彻校园,激情、豪迈,催人奋进。

如今,该校培养出了数以万计的优秀人才走向祖国的大江南北,他们中更有不少青年才俊毕业后便投身大西南,来到雅安,用实践生动诠释着交通人“甘为铺路石”的精神。

现任市交通运输局质监站站长刘文就是其中一位。1988年从重庆交通大学毕业后,他便回到家乡,投身雅安的交通事业。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雅康高速的建设,“作为雅康高速二郎山隧道项目质量监测负责人,亲眼见证了工程的艰辛与不易。”

“二郎山常年冰雪、暴雨、浓雾、泥石流、滑坡不断,致使该路段极易发生交通事故。”刘文回忆道,为方便过往车辆通行,新二郎山隧道开挖前,工程队带着干粮,在当地向导的指引下上山,风餐露宿,历时十个月的勘探评估后,才决定避开二郎山隧道的长大纵坡和暗冰路段,把隧道海拔从2200米降到1500米。

“隧道比其他路段提前两年开工,建设者们在那里鏖战了无数个日日夜夜,太辛苦了!”刘文说,过去的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走进“十四五”开局之年,如今,金鸡关隧道已经载入历史,雨名快速通道与成雅高速雅安东互通工程已经建成通车。天堑变坦途,雅安与拉萨的时空距离更短,西藏与内地城市的交流也将更为频繁。

雅安日报记者  蒋龙华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