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红色故事 >> 正文

乡亲采药救伤员 夏娃从军代代传

 【发布日期:2022-04-07】 【字号: 】 【关闭此页【点击数:

夏 钢


1935年11月至1936年2月,南下红军一部屯驻现芦山县大川镇(时属天全县管辖)100多天,把红色的火种播撒在大川500多平方公里的沃土,红色的血液浸透了这里的山山水水,演绎了一幕幕军爱民、民拥军的动人故事。

因战事需要,期间红9军第13团在大川建立了红军战地医院——草米溪战地医院。医院就诊所设在花龙门夏家大院内,对从邛崃、浦江、名山前线战斗中运送过来的伤病红军战士进行医治,轻伤员安置在花龙门的五谷庙内进行养伤康复,重伤员经过红军医生消毒、止血、包扎后送芦山后方医院进行救治。由于当时红军装备条件极其简陋、药品严重缺乏,许多红军伤员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让他们遭受到很多痛苦,甚至造成重伤员不必要的牺牲。

大川的老百姓看在眼里,痛在心里,急在手里。时任草米溪苏维埃主席夏传禹(1912生,字传,号海门)急切地找到红军战地医院负责人说:我们这里山高林密,动植物种类繁多,名贵中药材珍而不稀,漫山遍野比比皆是,必定有众多有效治疗红军伤病员的灵丹妙药。请允许我组织发动乡亲们上山采药,以解当下燃眉之急吧!红军战地医院负责人紧紧握住夏传禹的双手,饱含泪花,激动深情地说:谢谢您和乡亲们,辛苦您和乡亲们啦,我们红军将永远铭记您们的大恩大德!夏传禹双手作揖道:红军是我们穷人的队伍,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人命关天,救人第一,客套话就不说了,在此别过,我立即组织众乡亲上山采药!

当晚,夏传禹便打着火把走进当地50多户农家,动员乡亲们上山采药救治红军伤病员。乡亲们意气高昂、激动不已,纷纷表示竭尽全力、多采好药,让红军伤病员尽快康复、重返疆场、杀敌报国。几位民间郎中还向乡亲们详细交待了需要采集的药品种类和大概数量。就这样,午夜时分,乡亲们怀着对人民子弟兵的无限爱戴进入了梦乡,准备养足精神,明天一早上山采药。

第二天拂晓,100多位乡亲打着绑腿、披着蓑衣、背着背篓,在夏传禹和几位郎中的带领下,分成3支小分队,翻山越岭,踏冰蹚雪,攀岩爬壁,分赴3座海拔3000多米的崇山峻岭,展开了一场浩浩荡荡的群体采药行动。如此采药阵势,在当地堪称史无前例。这一天,大川这3座海拔3000多米的大山上,号声振天,风吹云散,暖阳当空,山水欢笑。薄暮时分,夕阳西下,三路采药大军背负着沉甸甸的行囊陆续返回草米溪战地医院。100多位乡亲从背篓里翻倒出的中药材把医院院坝堆积成了一座小山。经详细清点,此次共采集各类中草药上千斤,主要品种有重楼、三七、白芨、毛慈菇等,这些药材具有止血、化瘀、清热止痛等功效,可极大缓解战地医院药品短缺之难。

看到这些救人于危难的乡亲们和灵丹妙药,医院全体医护人员热泪盈眶、掌声不断,30多名躺在床上的红军伤病员惊喜万分、感恩连连。全体医护人员坚决要求按价付钱,乡亲们众口一词:亲人不说钱,说钱非亲人。您们流血,我们流汗,只要军民一条心,定叫敌人早完蛋!此时此刻,清冷的医院变得热血沸腾、亲情满院,热烈场面如同过年。

从此以后,草米溪红军战地医院在短暂三个多月的时间内,用乡亲们采来的中草药,共救治红军轻重伤病员200余人。因特殊的自然环境造就了大川中草药的神奇功效,这些红军伤病员经采用神奇中草药的治疗后,身体很快得以康复。痊愈后的战士们又朝气蓬勃、精神抖擞重新回到了革命队伍里,驰骋于英勇杀敌的疆场上。

1936年2月,屯驻大川的红军开始战略大转移,北上抗日。红军将领亲率草米溪红军战地医院的医护人员到每家每户,与乡亲们依依不舍、一一道别。夏传禹身先士卒亲率几个当地贫苦猎户,为红军蹚雪探路,掩护红军撤退,将红军队伍安全地带出莽莽原始森林,后经大瓮顶顺利进入了宝兴境内。其后,夏传禹又多次往返该路,将掉队迷路红军战士与伤员护送出境,真实演绎了十送红军的场景。夏传禹对共产主义信仰坚定不移,对红军拯救穷苦大众充满信心。并带头亲手将自己亲兄弟夏娃娃(生于1915年,名字已不详)交给了自己的队伍,参加了红军。夏传禹护送的这支红军队伍翻越雪山,蹚过草地,在长征中锻打其筋骨,经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烽烟洗礼,最终,这支队伍成了我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里一支威武雄壮的钢铁之师。可夏传禹的弟弟夏娃娃却再也没有能够回来,他的魂魄永远飘荡在雪山、草地、辽阔的江河湖泊。

“夜半三更哟盼天明,寒冬腊月哟盼春风。”夏传禹送走了最后一个红军后回到了大川,为了躲避还乡团的清算与杀戮,他不得不与家人暂时离别到处东躲西藏,为了生存他在深山里打猎、当背夫、下苦力,艰难维持生计。他的子女在当地群众的保护下,侥幸得以从还乡团的屠刀下劫后余生。

黑暗终将过去,天边将迎来第一缕曙光。1950年2月,大川的群山还在春寒料峭中,春风吹过山峦,草米岗在熏风中慢慢苏醒,山谷上的映山红含苞吐艳,独自芬芳。芦山解放了,夏传禹也终于回到了自己阔别已久的家。

新中国建立伊始,帝国主义对我新兴政权觊觎窥视。夏传禹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把儿子夏德明亲手送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队伍上,跨过鸭绿江,保家卫国。“虎父无犬子”,夏德明在抗美援朝战斗中不怕牺牲,英勇无畏。先后参加了多次著名战役,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在一次惨烈的战斗中夏德明英勇负伤,肠子都流出体外,可他以大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将流出体外的肠子硬生生的塞回体内,并高喊口号,与战友们浴血奋战,打退了敌人一波又一波的进攻。战斗结束后,夏德明受到通令嘉奖,并被护送回国在长春接受治疗。

1953年,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夏德明响应国家号召光荣转业,回到了阔别3年的故乡,在芦山县快乐乡任武装干事,用饱满的热情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中来。夏德明在任快乐乡武装干事期间,工作勤勤恳恳,对人热情大方,处事谦逊低调,对在抗美援朝中所获得的荣誉只字不提,时时刻刻以军人风纪要求自己。夏德明继承祖训家风,为子女的成长树立了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与价值观。后来,夏德明又亲手将大儿子夏宗奎送到了队伍上,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

自夏娃参加红军起到现在,夏氏家族每一代均有子女参军,目前已有五代子女前仆后继投身绿色军营,在军队大熔炉中熔炼,锻打成钢,成为红色基因世代相传的军旅世家,在当地传为佳话。

几年前,当地群众为了缅怀红军在大川镇草米溪建立红军战地医院的这段历史,便在原五谷庙旧址搭建了一个红军纪念堂,纪念那段激情燃烧的峥嵘岁月。以励世人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继承先烈遗志,光扬先烈伟业,让红色基因宛如大川河水奔腾不息,千秋传承!

(注:此故事之1953年前史实内容系作者根据年少时父亲夏德明口述整理而撰)


返回顶部